<button id="wgcui"><xmp id="wgcui">

<button id="wgcui"><xmp id="wgcui">

<u id="wgcui"><listing id="wgcui"></listing></u>

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

大眾網
全媒體
矩   陣

掃描有驚喜!

  • 海報新聞

  • 大眾網官方微信

  • 大眾網官方微博

  • 時政公眾號爆三樣

  • 大眾海藍

  • 大眾網論壇

  • 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

移動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聯通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電信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頁 >新聞 >國內新聞

海報深度丨一支民間救援隊在河南的11天:他們從洪水里救了2600多人

2021

/ 08/06
來源:

大眾網

作者:

滿倩倩 郭由

手機查看

(記者:郭由 滿倩倩 編輯:趙洪棟)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 滿倩倩 郭由 濟南報道

  每次災害來臨,總有一些人挺身而出,選擇做“逆行者”。

  7月20日,鄭州特大暴雨。全國各地的救援隊伍火速集結,從四面八方緊急馳援河南。

  濟南全誠救援服務中心21日凌晨接到了鄭州市防汛抗旱指揮部請求增援的函。那一晚,隊長敖玉峰一宿沒睡,他在救援隊微信群發出“請戰”接龍。半個多小時,40多人報名。

  權衡再三,敖玉峰最終確定了第一梯隊隊員名單。由水救隊隊長楊彬帶隊,6名隊員連夜準備,將兩艘沖鋒舟搬上自己的越野車。天一亮,即刻出發。

  直到7月31日,濟南這家民間救援隊先后派出4個梯隊,前期救援,后續消殺,整整11天。

  據不完全統計,全國前往河南救災的民間救援組織共有430多支,而山東的救援隊伍占了將近一半。

  整個救援結束后,為了總結抗洪搶險經驗,8月2日晚上,濟南市專門組織召開了一場援豫抗洪搶險工作交流會。楊彬作為社會救援組織代表參加了會議,匯報了救援情況。

  微光聚力,躍動的社會救援力量在成長。

濟南全誠救援服務中心救援隊在轉運受災群眾

據不完全統計,全國前往河南救災的民間救援組織共有430多支,而山東的救援隊伍占了將近一半。

  01 48小時,連續作戰,不間斷救援

  21日下午2點,鄭州持續降雨,整座城市斷水斷電斷網,情況十分危急。

  楊彬他們駕駛的兩輛車在高速路口被洪水擋住了去路。

  第一梯隊接到的首個任務,是要趕到位于白沙鎮的富士康廠區展開救援。從高速路口到廠區,不到5公里的車程,他們卻繞了將近3個小時。

  廠區內的積水1米多深,當時所有的員工已經安全轉移到8層樓高的宿舍。楊彬帶領隊員,根據后方隊長通過手機短信發來的任務接著轉戰中牟縣阜外華中心腦血管病醫院。

  3000多名醫患被困,急需生活物資。他們聯系到當地一個熱心廠家,兩輛車裝了50多箱水和十幾箱方便面,冒雨前進。

  晚上11點多,眼看還有兩公里遠,結果洪水淹沒了道路,只能靠船。這時濰坊雪豹救援隊也加入進來,兩支隊伍并肩作戰。

  當他們乘著沖鋒舟將物資運送過去時,洪水已經灌滿兩層地下室,直接漫進了一樓大廳。

  22日凌晨,完成任務準備返回時,楊彬又接到了新任務:醫院周邊一個技師學院,96個研學的學生和家長需要撤離。

  此時雨越下越大,出于安全考慮,楊彬決定等雨小一點再“作戰”。早晨5點多,他們和濰坊雪豹救援隊一起,來來回回6個多小時,往往返返拉了十幾趟,直到中午才將所有學生和家長安全轉移。

  還沒來得及休整,新的任務又來了——挺進衛輝汲水鎮。

  衛輝是河南新鄉下轄的縣級市,因東孟姜女河、衛河、共產主義渠三條河流穿城,而被稱為“豫北水城”。22日下午5:40,共產主義渠洪水漫溢進入衛河,順衛河下泄,衛河新中大道以下至出市境所有村莊需緊急轉移群眾。

  這一次,楊彬他們和青島西海岸藍海救援隊、濰坊雪豹救援隊、日照方舟救援隊四隊聯合,打配合戰。由于對村里地形不熟悉,兩艘沖鋒艇費了很大的勁,只開進村里4趟,轉移群眾五六十人。

  干到深夜,第一梯隊已連軸轉了兩天,楊彬決定,全體隊員必須就近休整。

  于是,他們便開往新鄉獲嘉服務區,與趕來的第二梯隊隊員會合。

濟南全誠救援服務中心水救隊隊長楊彬(左)轉移河南群眾。

一位被救的居民激動地抱著張欣,失聲痛哭。(視頻截圖)

  02 第一次見面就成了生死之交

  第二梯隊由1989年出生的張欣帶隊。跟他一起來的,還有山東藝術學院傳媒學院的女教師韓曉、兩位學生王子川和張立陽。

  任務出動前,張欣在內蒙古出差,22號他趕回濟南又連夜抵達新鄉。王子川和張立陽今年大學畢業,兩人都考上了研究生。韓曉想帶著他們記錄下河南的汛情。

  在他們拍攝的鏡頭里,有驚險,有感動,也有遺憾。

  最驚險的救援在衛輝。

  衛輝的救援持續了4天,其中在望京樓片區的救援就進行了2天。這個片區人口密集,多是老舊社區,洪澇最深處有1米半,而且樓邊有電線、水下有湍流。

  作為水救隊隊長,楊彬是隊里唯一懂理論、有實操的隊員。一方面要保障隊員安全,另一方面要在激流中操控沖鋒艇,同時還要參與社區居民和養老院老人救援。在河南那么多天,楊彬這是第一次感到身心俱疲。

  讓張欣印象深刻的是,一位60多歲的阿姨送走家人后,堅持留下來要為隊員們做頓熱乎飯。可沒想到,25號一夜之間洪水飆升了1米。等到張欣趕去救援時,阿姨已不見蹤影。

  后來輾轉打聽,張欣才在安置點找到了她。原來,那天晚上,看見洪水上漲,阿姨擔心隊員們太累,萬一睡著被水淹了可怎么辦,便沖出去想要通知他們。

  當兩個人再次重逢,阿姨激動地抱著張欣,失聲痛哭。

  感動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不知名的大爺推著自行車送來了包子,不知名的大姐提來了西瓜、飲料;看見隊員們啃方便面,一位好心的大哥就趟水給他們送來了剛出爐的肉餅;看見隊員們的腳被泡爛了,附近的村民們就給他們買來了棉拖鞋;看見隊員們休整吃飯,熱心的市民們就自發圍起來給他們扇扇子、驅蚊子……

  最讓王子川和張立陽兩個大學生感動的是,當所有人在逃命時,望京片區一位50多歲的保安依然堅守崗位,他一趟趟巡邏,為救援隊做向導。保安說,他在小區干了40多年,比任何人都要熟悉小區環境,他要走了,小區里的老弱病殘就出不去了。

  救援中也有遺憾。

  對第一梯隊隊員邱召輝來說,最大的遺憾就是救生船被銳器劃破導致漏水,本來答應了受災群眾幫助他們轉移,說了太多的“稍等一會兒”,結果自己卻成了食言的人。

  “大家都是第一次見面,但是第一次就成了生死之交。”

  03 被求救信息“淹沒”的救援隊

  在韓曉他們記錄下的救援行動中,一場暴雨災害,暴露出很多難題。

  最大的壁壘是信息不暢。

  張欣最煩的是每天接收的大量信息中,不僅充斥著各種謠言,還包括各種滯后消息。救完人之后,還要花時間、花精力去核實、去應對。邱召輝覺得,前后方信息接收不暢,加大了團隊溝通與救援的難度。楊彬后來反思,如果再出現類似水情,最該搶先修復的應該是通信基建設備。

  在救援到來之前,互聯網通信是連接一切的生命線。有了信號,就能讓求救信號第一時間傳送至救援平臺,就能讓救援隊的沖鋒舟和車輛不再繞彎路。一旦網絡癱瘓,希望就變得渺茫了。

  據媒體報道,“7.20”暴雨災害發生后第三天,鄭州因災停電或退服(中斷服務)基站3.52萬個,占基站總數的45%。而3.5萬多個基站,大致相當于一個地級市的整個通訊網絡規模。

  在通信條件遲遲無法正常運轉的情況下,如果沒有后方指揮,前方很有可能成為一團散沙。

  事實上,坐鎮后方的救援隊隊長敖玉峰并沒閑著。搜集險情、接收信息、篩選核實、安排任務、調度指揮、聯系食宿、匯報總結……從派出第一支梯隊開始,他的手機就沒離手,多的時候一天能接兩三百個電話。

  并不是所有的隊員都能理解他。有些想去但沒派去的隊員,會覺得被輕視了;去了回來的隊員有的直接退了群,由于前后方信息不匹配,他們責怪敖玉峰不顧他們死活。

  在想方設法為前方隊員提供便利的同時,無法前往一線的敖玉峰也越發焦慮難安,“這些隊員的性命可是交到了我的手里啊。”

  洪峰退去,救援結束。對濟南全誠救援服務中心這支隊伍來說,也經歷了一場莫大的考驗。

救援隊隊員凌晨睡在戶外,天一亮就爬起來救援。

完成最后的消殺任務后,部分救援隊隊員合影留念。

  04 加入民間救援隊的都是誰?

  整整11天,這支救援隊共出動隊員29人、車輛26臺、沖鋒舟4艘,先后在鄭州市白沙鎮、中牟縣、新鄉衛輝市的社區、鄉村、醫院等地開展救災救援和消殺工作,共解救轉移受困群眾2600多人次、拖拽受困遇險車輛50多臺、轉運生活物資200多箱、開展防疫消殺作業142萬平米。

  在龐大的國內社會救援力量中,濟南全誠救援服務中心只是滄海一粟。

  比起國家專業救援隊伍,民間救援的最大優點是快,更機動更靈活;但弊端也很明顯,比如裝備落后,比如各自為戰,沒有建立統一調度平臺,無法形成合力,持久作戰能力薄弱。

  回來后,山東藝術學院傳媒學院教師韓曉說,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觀察民間救援隊。

  “他們拋家舍業,救援有多久,他們就穿了多久的濕衣服。他們凌晨睡在戶外,天一亮就爬起來救援。沒有經費,他們就自掏腰包買設備,花著自己的時間和精力干著默默無聞的事,還完全沒有宣傳意識。”28日晚上,基本救援結束后,韓曉志愿加入了這支隊伍。

  記者了解到,全誠救援的前身是濟南紅十字應急救援隊,目前成立已經9年,共有正式隊員43名、志愿者300多人,平均年齡45歲,從事著各行各業。

  當記者問起隊員的名字時,韓曉一臉苦笑,“救援隊一直秉承著‘做好事不留名’的規矩,大家平時聯系用的都是代號。”

  隊長敖玉峰,代號小A,今年33歲,山東中醫藥大學畢業,現在是一家醫療器械公司負責人。水救隊隊長楊彬,代號大彬,今年46歲,以前賣過茶葉,現在是一家市政工程公司的物資部部長。張欣,代號小陌,32歲,學的法律專業,現在從事應急培訓行業。邱召輝,代號鉆山豹,當了12年兵,現在是濟南林場的護林員。他們都是普通的平凡人。

  經歷了9年的鍛煉與沉淀,敖玉峰成為第六任隊長。他始終認為,沖出去救援,僅憑一腔熱血絕對不行。目前民間救援隊正在經歷艱難的轉型期,隊員們必須加強專業技能培訓,才能配合好“正規軍”,更科學的開展救援工作。與此同時,災害現場救災方案的設計應由政府統籌、調度,才能將兩支隊伍有效地擰成一股繩。

  山河共濟,魯豫同心。河南災后重建工作還在繼續。全國各地的民間救援隊已經回歸了各自的工作崗位。一旦有危難發生,山東人依然會毫不猶豫地選擇逆流而上。

責任編輯:陳鳳祁

相關推薦 換一換
理论手机免费电影